07
2018
09

杨颖和杨洋之所以能够知晓这个案子的情况也是多年以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

  杨颖和杨洋已经意识到了这个世界恐怕出了一些偏差,他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是如果一切都按照历史的轨迹在行进,那么今天甄敬才就会被中纪委来人带走调查。
    当时的195厂的贪腐案在90年绝对算得上是整个昌州市轰动一时的新闻,副厂长甄敬才涉嫌受贿被中纪委调查。
    论理说甄敬才不过是一个厅级干部,还不够资格,但是中纪委却的确插手了,据说当时这个案子牵扯到副省级干部,而整个195厂有几个副省级干部?
    两个,除了厂党委书记辜明良,就是厂党委副书记、厂长梁广达。
    动甄敬才便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甄敬才在195厂里分管后勤和基建,不过他和厂党委书记辜明良关系一直相当密切,反而和厂长梁广达关系有些格格不入。
    中纪委来人动甄敬才,毫无疑问就是有针对性的,但是在杨颖和杨洋记忆中,辜明良在这件事情中并没有受多少影响,他还要在厂党委书记位置上呆几年才会到点退下来。
    而更为诡异的是甄敬才受贿一案拖拖拉拉拖了一年多,被检察机关逮捕后羁押了大半年,但是最终在法院那一道关却被卡了下来,最终没有被追究刑事责任,但后来甄敬才被撤销了副厂长职务,开除了党籍。
    也就是说当初以受贿嫌疑对他进行刑事调查并没有取得进展,但甄敬才的确可能有一些其他方面的问题,所以才会给予党纪政纪处分。
    据杨颖和杨洋所知,甄敬才在经济方面还是比较干净的,要不然也不会和一直以清廉古板的辜明良走得很近,只不过甄敬才在女人方面并不怎么过得了关。
    厂里关于他和厂里广播电台绰号被叫做黑牡丹的播音员以及厂宣传部的一个女人之间暧昧关系一直都有传言,只不过这种事情在未上升到一定高度时都算不上什么问题,只不过一当有人要想寻找你的马脚时,也许就是致命伤了。
    甄敬才在被解除羁押和开除党籍并撤职之后就辞职离开了195厂,丢下了家庭,径直去了沿海,一直要到多年以后混成了某个全国知名民营企业集团的常务副总之后才回到昌州,不过那已经是很多年后的事情了。
    甄敬才的案子一直是一个谜,他的受贿问题一直没有定论,但是却牵扯出了其它问题,中纪委下来查案,居然最终只是将一个厅级干部党纪政纪处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令人难以想象的事实,但这也足以说明甄敬才为人行事的严谨慎密。
    杨颖和杨洋之所以能够知晓这个案子的情况也是多年以后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里,无意间听到了省纪委一个朋友在闲聊时谈到了当时发生在195厂的一起特大内外勾结盗窃案。
    这个案子的涉案人员中有一个昌州市里废旧收购行业赫赫有名的私人老板,这个私人老板因为收购了大量铜材、钼铁等被厂内人员盗出的合金材料而被公安机关以销赃罪逮捕。
    结果这个案件侦破之后,由于涉案金额巨大,这个私人老板为了立功赎罪,交待了自己多年前受人指使,举报当时715厂副厂长甄敬才索贿受贿,结果导致甄敬才被捕。
    但这个家伙的交待在被反馈到了省纪委和检察机关之后却石沉大海,后来杨颖和杨洋才陆陆续续了解到省纪委和检察机关对此事保持缄默的原因。
    当时在这个问题的调查上证据就不是很充分,但是这个案子是上边交办案件,必须要认真调查,而后来虽然发现证据不足,但是已经走到了那一步如果没有一个明确说法就不好交代。
    而甄敬才虽然在索贿受贿上证据不足,但是在生活作风上的确存在一些问题,所以才会在拖了相当长一段时间之后,采取那样的方式来处理。
    想到这里,杨颖和杨洋猛地站起身来往外走,倒是把陈昌秀吓了一跳。
    “三子,你上哪儿去?都快要中午了。”
    “妈,我出去一下。”杨颖和杨洋推出父亲的二八圈凤凰加重,飞身上车,径直往甲二生活区那边骑去。
   

07
2018
09

杨幂一直没有搞明白为什么党委书记辜明良会在党委会上否决了自己进厂

   杨幂一直没有搞明白为什么党委书记辜明良会在党委会上否决了自己进厂。
    而在之前,党委副书记郭征和副厂长甄敬才都明确告诉父亲,鉴于父亲是厂里多年的劳模,厂里会优先考虑这一点,解决自己进厂问题,而且党委书记辜明良也基本同意了这一意见。
    但是在党委会上辜明良却翻脸否决了这一意见,虽然名义上是不能开先例,但是所有人都知道真实原因不是这个,只不过无人敢去询问在厂里素来一言九鼎的辜明良。
    真实原因要到党委书记辜明良早已经退下来的八年之后才知晓。
    父亲是在一个偶然机会和辜明良在一起钓鱼时,辜明良才不无懊悔的说有人在自己分配的时候告诉他自己在学校里过于活跃,在校期间表现不太好,资产阶级自由化倾向严重,正因为这个原因他才没有同意自己进厂。
    父亲没有深问究竟是谁向辜明良打了自己的黑枪,问了辜明良也不会说,毕竟当时抉择权在他手中,这是他的问题。
    但是已经在南潭县委工作的自己却知道,那个时候能够从这个角度和特殊渠道打自己黑枪的人,除了厂党委副书记郭征之外就只有厂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陈发中。
    毕竟在人事问题上他们二人最具有发言权,而郭征和副厂长甄敬才关系良好,人品历来比较正直,绝不会干这种事情,那么就只有陈发中了。
    陈发中和姚志斌、姚志善两兄弟关系密切,而姚志斌的儿子姚平和自己一样也是大学毕业,也在追求甄妮,其最终结果就是自己被分配到几百里外的南潭,而姚平和甄妮一道进厂。
    看见儿子神情有些古怪,陈昌秀有些担心的走近杨幂,摸了摸他的头,昨晚他被人扶了回来,折腾了一宿,想吐又吐不出来,好不容易折腾到下半夜才睡过去,早上也就没叫他,让他睡了个够。
    陈昌秀知道儿子心里不畅快,原本以为板上钉钉的事情现在出了岔子,留不了厂,极有可能就会分回户籍所在地南潭。
    南潭比起昌州来那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完全没有可比性了,日后也许就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回昌州了,想到这里陈昌秀心里也是一阵难受。
    “三子,你没事儿吧?”
    “妈,我没事儿,我很好,真的。”杨幂看了一眼窗外,7月的昌州,即便是大清早温度也已经升了起来,那么今天会发生什么事情?
    记忆中,甄妮的父亲甄敬才在自己被厂里拒之门外的第二天就会被中纪委来人调查,其结果就是半年之后甄敬才因为一些不太上得了台面的事情而匆匆退下来,原35车间主任姚志斌接任了副厂长一职。
    而失去了父亲的庇护,甄妮在厂里的处境很艰难,在姚平发动了猛烈攻势之后,半年后就和自己分了手,最终投入了姚平怀抱。
    只不过记忆中甄妮和姚平的婚姻似乎也没有维持多久,二十世纪的最后一年尚未过去,甄妮就和姚平离了婚,一个人带着孩子过。
    记得当时自己已经担任了隆泰县府办的副主任,她还来找过自己,目的却是借钱。
    自己当时差一点就认不出她来了,当年715厂的一枝花竟然变得如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的一个市井妇人,生活的艰辛让她昔日的靓丽风采荡然无存,以至于在对方离开之后那一夜自己竟然无法入眠。
    第二天?

07
2018
09

黄子稻努力的回忆着,猛然想起来,这不是莫老师么

 没错,眼前这一切是如此熟悉,他曾经在这个房间里生活了三年。
    读大学之前的三年高中时代,他都在这张床上度过夜晚,而身上这件有些老旧的圆领汗衫不就是自己捡着父亲用过的汗衫当睡衣用么?
    嘴巴有些苦臭,这是头宿喝多了酒的表现,黄子稻下意识的翻身下地,赤足几步走到方桌边上,端起硕大的茶盅,咕咚咕咚一口气把大半杯凉茶水灌了下去。
    这个时候脑子里似乎才灵动起来,但是黄子稻还是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窗外的法国梧桐将生活区的道路遮得严严实实,知了正在拼命的嘶叫着,几个退休太婆正在树下谈论着,一个有些熟悉的清瘦身影骑着自行车从窗外驶过,那是谁?
    黄子稻努力的回忆着,猛然想起来,这不是莫老师么?
    自己高中时代的班主任老师。
    自己原来在老家南潭读初中时英语底子不好,到了195厂子弟校来读高中时才觉察到差距,这位班主任老师对自己相当好,也给了自己不少帮助,让自己的英语水准在高中三年里迅速赶上来,也为自己高考考上岭南大学立下汗马功劳。
    莫老师?自己有多少年没有见到他了?八年还是十年?记忆中似乎在自己担任隆泰县教育局局长时曾经在参加市里教育系统一个会议时碰见过他,当时他已经快要退休了,怎么今日看上去他好像比上一次见到时候年轻了不少?
    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黄子稻骇然的四下打量,没错,这不是自己原来的家么?
    可是……,黄子稻目光落在墙上的那本质地粗糙的台历上,刚刚被撕去也一页。
    1990年7月8日!星期天!印刷得很粗糙的台历上清晰的几个红体字映入眼帘。
    这是父亲的习惯,每天早晨起床就要去撕去一页台历,然后在今天的台历上写上要做的事情。
    这个习惯也一直影响着自己,虽然自己没有养成写日记的习惯,但是去也学着父亲将每天必须要做的事情按照重要紧要的程度写下来,每天尽可能不超过三件,据说这是最有效率的工作方式,而这个习惯也已经伴随了自己二十多年了,可是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日历上会显示出二十一年前的时间?!
    黄子稻可以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也可以不相信自己的意识,但是他却无法不相信自己的感觉,全身上下的轻松感和那种难以言喻的熟悉感。
    黄子稻呆呆的坐在床上,沉浸在这种异样的氛围中,他不敢走出门,他怕自己接受不了,是大喜过望,还是茫然无措,抑或是空欢喜一场,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就在黄子稻彷徨和茫然两种情绪交错控制着他的心神时,门外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如此熟悉的脚步,只能存在于记忆中,他有些不敢置信。
    咯吱一声,门被掀开来,母亲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手中菜篮子里装着一把小葱和芹菜,还有一块五花肉,“三子,醒了?昨晚和谁喝那么多酒?身子是自个儿的,年轻时候不觉得,老了你就知道了,多喝点水!”
    “妈,没事儿,就这一回,我没事儿了。”黄子稻声音有些低沉,看见母亲关心的眼神,一股热流从胸腔涌起,让他眼角禁不住有些湿润了。
    母亲轻轻叹了一口气,放下手中菜篮子,“三子,我知道你心里难受,见你这样,你爸昨晚也没睡好,今早一大早就出去了,咱们家里也只有这么大能耐,你爸搁不下那张脸,你也别怨你爸。”
    黄子稻深深吸了一口气,1990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五十三周年纪念日,他记忆相当深刻。
    不是因为那一天是卢沟桥事变五十三周年的缘故,而是自己分配回老家南潭的消息已经确定了。
    半个月前,195厂党委会上否决了原来同意自己进厂的意见,只接受双职工子弟,而自己是一个半边户子弟,户口也不在厂里,于是以这个先例不能破为由,自己被拒之门外了。
    先前的许多努力都成了白费,希望变成了泡影。
    而正因为这个原因,自己不得不回老家——自己户口所在地黎阳地区南潭县,而且还会因为之前没有来得及做任何工作,被分配到最偏远的东陂乡。

07
2018
09

鹿晗只感觉自己胸腔子里的心脏砰砰如经历了一番剧烈运动般狂跳

 猛地睁开眼来,鹿晗只感觉自己胸腔子里的心脏砰砰如经历了一番剧烈运动般狂跳,从心脏里泵出来的血液迅速流到身体每一个部位,背上冷汗涔涔,四肢却有些发冷。
他竭力想要控制住自己飘忽的意识。
这是在哪里?
目光终于定格在老旧的天花板上,一盏白炽灯泡孤零零的悬挂在天花板正中间。
这种没有吊顶的天花板似乎十分熟悉,却又阔别太久,老式的苏式风格的红砖旧楼房,195厂里的宿舍不都是这种风格么?
自己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说车祸没有让自己受伤?
不可能,当时叶蔓嘴角涌出的血沫和后来大口大口吐出的血块,以及自己胸腔肋骨的破碎即便是现在他也能清晰的感觉得到,意识模糊只是短暂的几秒钟时间之后,便再也想不起来了。
鹿晗呻吟了一声,下意识的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只觉得自己脑袋有些晕晕乎乎,思维也想凝滞了一般,就像是昏睡了很久,有些发木。
他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大对劲儿,却又说不出来,突然间他发现自己的双手似乎有些变化。
他揉了揉眼睛再看自己手掌,怎么这样匀净饱满,再看看胳膊,弯曲起来,发达的肱二头肌竟然浮现了出来,鹿晗懵了。
这是怎么一回事儿?肱二头肌?这东西已经在自己身上消失了多少年了?应该至少有十多年了。
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平坦而富有弹性,块状肌肉隐隐而现,而多年酒足饭饱加麻将桌上的生活形成的赘肉竟然消失无踪。
鹿晗大骇,出什么状况了,难道出一次车祸进医院,就让自己全身肌体也发生了这样大变化?
呼的一声坐了起来,鹿晗四下张望,发现自己身上不是习惯穿的普莱诗衬衣,而是一件有些简陋的圆领旧汗衫,这是怎么一回事?
淡淡的青椒炒豆豉香味儿在鼻息间萦绕,已经有多久没有闻到过这样熟悉的味道了。
自打母亲三年前去世之后,鹿晗就再也没有闻到过这样的香味,二姐也能做豆豉,但是比起母亲的水准还要差一截,鹿晗始终无法忘却母亲亲手制作的豆豉。
今儿个是怎么了,难道是幻觉?车祸自己受伤太重产生的幻觉,不像啊,鹿晗用右手使劲儿掐了一下自己左臂的肱二头肌,一阵剧痛传来,让他意识到这不是幻觉,而是实实在在的现实。
适应了室内的光线,鹿晗努力的观察着四周。

28
2018
08

昆山震川路男子开宝马路怒,持刀砍人被骑车人反杀

 

若视频播放器无法显示或视频不能加载,请点此重新加载播放器
若视频播放器无法显示或视频不能加载,请点此重新加载播放器
8月27日晚,江苏昆山市某十字路口,一宝马5系轿车占用自行车道与正常行驶的电动车发生冲突,前期双方只是言语和肢体冲突,没过多久宝马车上一男子持长约80cm的长条砍刀对电动车男子进行攻击,后电动车男子夺刀反击,并将宝马车上一男子砍死。
昆山震川路男子开宝马路怒,持刀砍人被骑车人反杀

20
2018
08

亚运综述:中国豪取7金 国旗脱落孙杨要求重升

 

19
2018
08

2名中国公民在菲遭枪杀:嫌疑人靠近开枪迅速逃离

 

  [环球网归纳报导]当地时间18日正午11时40分左右,两名中国公民在菲律宾马尼拉的大街上遭不明身份摩托车手枪杀。

18
2018
08

茶叶蛋2899元 盘点那些把你吃“破产”的“天价”食物

 

这不是一颗一般的茶叶蛋!它是由多种尊贵食材,经过24小时文火慢煨,12小时静置而成的——茶叶蛋,每颗价格2899元。8月17日,无锡太悦休假酒店向记者表明,该茶叶蛋系酒店自产自销,因用料讲究而价格昂贵,定量100颗已售罄。

17
2018
08

医学泰斗被外卖员撞身亡 饿了么道歉:难辞其咎

 

8月15日,网友@_米果菌 爆料称,她的父亲,上海急诊泰斗,瑞金医院与华山医院急诊科创始人之一李谋秋在本年2月24日,骑燃气助动车出门,在中山南二路漕溪路邻近被一位饿了么送餐员撞倒在地,头部受伤,颅骨骨折、颅内脑出血、脑损伤、颅内压高。

17
2018
08

王思聪加入IG成职业选手 19号或参加LPL比赛

 

IG官方8月16日深夜宣布,IG沙龙仅有出资人王思聪或将有机会登上英豪联盟作业赛场,并表明现已向联盟提交请求材料。